-晏明-

等伪装者大电影中

这是列宁格勒的无产阶级之光

西城拆迁办:


凌远捡了个猫。


回家的路上本来正琢磨着晚上是吃沙县还是杨铭宇,苦思冥想的时候裤腿一暖,低头瞅瞅,脚底下蹭上一只猫。


橘子猫,小虎皮,个儿不大,挺瘦溜,两只大眼眨巴眨巴,路灯底下冒金光。


凌远也爱小动物,瞧着此猫不像要走的样子,干脆蹲下摸摸脑袋,就手儿问了一句:“您哪位?”


您说这世界之大是无奇不有,猫愣是会说话。


“我李熏然”


要说人家院长就是素质过硬,一般人瞧见动物成精早吓跑了,这世间看见动物成精不肯走的唯此二人,一个是古代石太璞,一个是当代凌远。


“李熏然?您什么毛病?”


这就开始问诊了。


“这不是饿了,出来找点吃的”


“瞧您脸色不好,平常都吃些什么?”


“嗨,跑江湖的,有什么吃什么,不挑嘴”李熏然挺实诚。


凌远心说这可是奇了怪了,这猫怎么会说人话?


合着不是素质过硬,是反射弧太长。


凌院长惊诧了,李熏然扬着脖子不满意,干脆搭起小爪儿往院长腿上一撂,大模四样儿的开口了:“瞧你是个上道儿的,带兄弟我去吃顿好的?”


凌远一看这猫也是个自来熟,看着不像坏猫,再加上自己肚子也空,顺手就答应了。李熏然挺满意,出门跑江湖,靠的就是朋友,今天算是交了好运了,瞧这位朋友西服革履气质不凡,估计能讹上一顿大的。李熏然非常满意,点点头:“兄台,头前带路!”


凌院长人高马大,头前带路走得是虎虎生风。李熏然是个猫,跟着跟着就力不从心,连跑带颠累的直喘,心说我可别跟着跑了,到了地方再得了阑尾炎,还是先惜命吧!虎皮猫这么一想,跐溜跐溜窜上个台子,往前直接一扑,扑到新朋友的后背上,来了个搭便车。


被搭了便车的凌院长到也没有什么异议,毕竟是猫,这个他懂。猫是体现全人类缺心眼儿的象征,飞面神教唯一指定吉祥物,就该受到贵宾礼遇。凌远福至心灵,伸手揉一把猫脑袋,像古埃及人致敬。


到了家楼下,时运不济,沙县和杨铭宇全关张。近前一看,小区底商水管改造,停业三天,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谅解,吃不上饭活该。凌远对着肩上的虎皮橘子猫一努嘴:“关张了”


“回家弄,咱自己吃”李熏然挺有骨气。


“走,家里有面条,咱弄两碗鸡蛋羹”


这话说的,前言不搭后语。


李熏然点点猫脑袋:“别说,我还就爱吃饺子”


 


到了家,李熏然有点慌,刚才一路上也没想太多,这头一次就进了家门,还没交到过这么实在的朋友。新朋友把他放在客厅就自己洗手做饭,留下他一只猫自己在客厅东瞅瞅啊西看看。


“吃饭了!”


“好嘞!”


凌院长眼瞧着从客厅窜过来一个大小伙子,穿着一身新睡衣。


“嘿,蛋炒饭!”


“是,你不是说爱吃饺子么”凌远递上瓷勺:“我就赶紧炒了点米饭”


“不错不错,你非常了解我!”李熏然接过勺子往嘴里送炒饭。


要说频率不在一条线上还能聊上一顿饭的,当代除了这二位,往前推那就是斯大林跟那谁谁了。


“饱了!”李熏然往沙发上一摊,肚子滚圆。


“吃点葡萄”凌院长想起来冰箱里有水果。


“待会儿我把碗刷了,你甭管”李熏然三指禅,捏着葡萄往嘴里塞。


“哎,你是谁?”


“我李熏然啊”


“喔喔,你是那个猫”


凌远挠挠耳朵,觉得自己的反射弧,能绕地球两圈半。


 



“别拦着!我还就不信了!”


“小李,我来吧”


“别拦着!今天就死磕了!”


凌远站在厨房外,看着李熏然上蹿下跳,妄图用意念刷碗。


猫能成精,算醍醐灌顶,要想再修炼妖术,那又是千年的道行。李熏然化猫化人,用尽了百年道行,往下再想走妖术流,还得继续修行。


“好了小李,都记在心里了”凌院长眼观六路,力挽厨房众生于水火。


“先去吃点水果歇一歇,然后咱们看会儿《列宁在1918》就休息了啊”凌院长手脚麻利,劝人方的时候已经稀里哗啦干完了手里的活计,等李熏然又化猫坐回沙发上,凌院长已经翻出了碟片开始扫碟了。


“小李,怎么又化猫了?”凌院长关了灯,房间充斥着无产阶级放映队的风格。


“法力不够,猫样凑”李熏然痛心疾首:“唉!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得道修仙,往那千年猫仙人的正道上走”


“慢慢来呗”凌院长伸手揉揉猫脑袋,房间充斥无产阶级之光,革命的钟声在察里津敲响。


凌院长正看得津津有味,猛不丁下身一凉,他一个激灵回过神,瞧见李熏然又化成个人,手正往他睡裤里伸。


“哎哎?”


“天地之精,来吧!给我点力量!”李熏然沐浴革命光辉,口不择言。


“不是!别!”凌远还未来得及反应,就被李熏然上下开撸。


“我掐指一算,你竟然是个院长!”


“人中龙凤!社会精英!正是我们这种半人半妖不伦不类的小罗喽最需要的!”


“助我一臂之力!”


李熏然豪情满腹,意气风发,今晚上这顿饭可蹭得太值了,回家必须怒吃三袋速冻饺子庆祝!


凌院长受制于人,可也不是个吃素的,既然要吃,干脆互惠共赢!他任凭李熏然对自己上下其手,然后一个翻身,把人压在沙发上。


看着我,看着我的眼睛!*(出自《列宁在1918》)


 



夜风啊轻轻吹,树梢啊慢慢摇。


凌院长吃饱喝足,怀里团着一只虎皮猫。


您问这猫儿从哪里来啊我的朋友,


好像一只蝴蝶,飞进了他的心口。


蝴蝶猫在他胸口上哼唧:“疼,太疼了!”


“对不起,要不你化人我给你治治”


“你是男科的?”


“肝胆外科的”


“那你怎么治!”


“给你揉揉”


“我现在化不成人,没体力”


凌院长不说话了。


一个美好的夜晚,静谧、平和、星尘明,月影淡、靠拢无产阶级光辉、充满伟大的自由。


Les dimanches de Ville d'Avray.


 


 



凌院长睡醒了,往手边一摸,空的。


李熏然呢?


一只飞进心口的蝴蝶猫,蛮横无畏手活好,一睁眼,恍如一梦。


也许人生原本就纷扰,一切都安排皆为巧,梦醒时分看故城,罢罢罢,又是一个风风雨雨,凄凄惨惨,伶伶仃仃的今朝。


“凌院长!你吃不吃老北京炸酱面??”


凌院长一个猛子翻身而起,冲进餐厅,看见昨晚的虎皮猫端着一碗炸酱面,黄瓜丝碧绿泛光,面条瓷白柔亮。


“肉化开来不及,炸了点鸡蛋酱”李熏然端着盘子:“刷牙洗脸,回来吃面”


凌院长立刻速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收拾自己,头发都没梳就坐回来,看着对面的凳子上蹲着一只猫。


“猫形还能做饭?”


“化了一会儿人”


“吃面也化人吧,拿筷子方便”


“成,我试试”


虎皮猫闭上眼,金光一闪,化成个人。


“哎,我怎么金光化人了?”


李熏然一脸诧异,搬着自己的四肢左看右看:“哎哟!凌院长!我得道了!”


“什么意思?”


“金光化人,那就是真的修炼成人了!”李熏然挺高兴,一拍大腿:“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大家!这是个捷径!”


李熏然高兴得在屋里打转,最后坐在阳台上,闭目凝神,不一会儿站起来,满眼兴奋。


“脑电波?”


“脑电波,一起修为的兄弟们都接到了”


“好吃”凌院长咽了一口面条:“你这面条不错啊,以前干哪行的?厨子?”


“我?”


“是啊”
“我以前在朝阳区当群众,举报了不少大案,受到嘉奖。后来朝阳区又兴仁波切,我就拜了个师傅,本来我们修仙是道家的,嗨,可是我天主教堂里混饭吃的猫兄弟说,拜拜主和佛也管用,神仙们也有业务交流,我就跟着师傅当仁波切,开光了好几个明星”李熏然说到这里一脸沧桑:“这几年,朝阳区的大事小情我都看淡了,明星吸毒,望京酒店的姑娘让人欺负,网上讨论得沸沸扬扬,亦真亦假。我的正义感受到了挫折。所以就南下,打算继续修行当人,早点回到朝阳一线,做最好的人民群众”


凌院长默默走到李熏然身边,握住了他的手。


理想之伟大,现实之无奈,人生之困惑,社会之黑暗。


凌院长看着那双猫爪化成的人手,看着已经修炼成人的李熏然,看着那双冒金光的眼睛里璀璨生辉,他凑上去吻了吻那双眼睛,喃喃的说:


“很惭愧,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”


李熏然捂住他的嘴,摇了摇头:“不,这已经足够一颗赛艇”


列宁,在1918。


==完==


 

评论

热度(307)

  1. -晏明-西城拆迁办 转载了此文字